乌台诗案究竟是因何起最终揭晓了什么结果

据传闻,当朝官员沈括先生盯着苏轼写的诗笑了出来,说“别人都可以随便瞎写,苏大侠你就让我心心念念啊!”话刚一出口,沈老爷把这事儿就大事化小,不再管它。

可是没过多久,苏轼这位兄台又惹事了。他慢悠悠地送上一份接待谢礼上给大佬皇帝陛下的表,写道:“您陛下啊,真是太聪明了。可我这个蠢货,跟不上您的脚步。新进的那些人,受到了您的青睐,可我这个‘老年’,有些‘难搞’啊。”表面一套,实际上明摆着挑衅。大家都看在眼里,就算咽不下这口气,也要告上朝廷。

最终,一众官员李定、何正臣、舒亶也凑了过来,凛然问道:“苏某,你这是何意?!”这下苏轼可怎么办,只得放弃一把。

嗨,大家好,我们今天要讲的是一出闹剧,其中的主角是苏轼。某一天,这位仁兄上了一份表,写了两句话,结果炸出了大乱子。皇帝和新派人物都一肚子火,觉得苏轼在攻击朝政,反对新法。于是,他们发动了一波壮观的行动,由台吏皇甫僎携带吏卒奔赴湖州,就是要抓苏轼。可惜驸马都都尉王诜和苏轼关系很好,王诜秘密通知苏轼。苏辙得知消息后,派人把消息传给苏轼,让他提前告假,早早藏好了。皇甫僎一到湖州就像狼一样押解苏轼,但是苏轼早已逍遥法外。真是立功又立威,可惜任务没有完成。

 

接下来,苏轼被送到了监狱,被正式提审。审讯当天,御史们都有些呆住了,疑惑地问道:“你这样的态度是要闹哪样啊?”苏轼冷笑了一声,眼波流转地说道:“我这哪是在闹,这是在装深沉呢!”哈哈,真是神回复啊!

哦呦,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桩诗案,主角是苏轼。据说这个案子的审讯经历了四个环节,首先是御史台的审讯,那可是把苏轼逼得死去活来,一直“根勘”到十一月底。结果就是一摞“供状”,苏轼每篇都跟别人扯上关系,比如王诜、李清臣、司马光、黄庭坚等……全都被列入供状,大约有四十篇。其中篇幅最大的当然就是第一篇,跟王诜有关系的。可是御史台还没完没了,审核定稿后,还要继续挖苏轼的“黑料”,就是要增强反对的力度。

 

接下来就是大理寺负责的“检法”了,找出苏轼的罪状,并找到相应的法律条文做判决。这个判决可叫做“判词”,好高大上啊!真是要替苏轼心疼,被审讯得像狗一样,结果还得承受大理寺的“巨大压力”,靠珍藏的五百本诗文才让自己保命。哎呀,苏轼真真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幸好有这么好的诗和文章啊!

嘿,大家听说过“包藏祸心”的故事吗?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大咖——苏轼。六月份,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上奏指控苏轼“愚弄朝廷,妄自尊大”,反对新法,还在自己的诗歌中发泄对新政的不满。这位仁兄当时还是文坛领袖,不负责任地让自己的诗歌广为流传,对新政很不友好。监察御史里行舒亶也来凑热闹,说苏轼怨望上面,满嘴谩骂,一点都不像一个合格的人臣。他还举了很多例子,比如苏轼反对发钱、明法、兴水利、谨盐禁等等,口无遮拦,专门用讥谤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国子博士吴澄也跳出来评论,说苏轼的诗歌玩得太嗨了,应该要客观公正才行啊!别人用诗来咏史、赞美,他却用来讥讽批评,真是太不靠谱了。总之,这位包藏祸心的苏轼,最后还是被定罪,并被流放到黄州,可怜啊!

嘿,大家听说过一个叫“苏轼”的大咖吗?这位可是名声狼藉啊!士李宜之和御史中丞李定都指控他,在朝廷上卖弄名头,频繁讽刺当权者,是需要斩首的罪犯。李定列举了四条罪状:一是苏轼没有学问,却贪图时评;二是皇帝宽容他很久了,但是他一直不肯改过;三是虽然他的诗歌显得浅薄愚蠢,但影响力极大;最后,监察御史要负责纠察,不能容忍他的种种恶行。所以,若皇上不慎放任,必将引发社会混乱!

 

最开始,苏轼承认,他写的“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是用来讽刺青苗法的;而“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三月食无盐”是用来讽刺盐法的。至于其他,纯属无心之语。后来监察御史追问他《八月十五日看潮》里“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两句是什么意思,他迟疑了两天,才支吾其辞,说是讽刺朝廷水利工程不成。至于《戏子由》这首诗,唉呀,完全没必要管它!

哎呀,这位苏轼真的是有点“缺爱”啊,需要官府来好好管教一下呢!听说有一个叫苏轼的大咖,被控违反“朝廷新兴律”,直到二十八日才招供。当时,御史中丞李定向皇帝汇报案情进展。说苏轼最后还是承认了罪行。神宗大怒,怀疑他要么是受刑不过,要么是还隐瞒了更大的秘密。于是问李定到底用刑没有,李定回答:苏轼太有口才了,不敢动他。神宗接着发怒,让御史台加强审查,一定要抓出所有涉案人。

可到了九月,御史台还是从四面八方抄到了大量苏轼送人的诗集。审问时呈阅了一百多首,牵连了三十九人,其中官位比较高的有司马光。据说王安石罢相的那一年,苏轼还寄给司马光一首《独乐园》诗。御史台认为这首诗在讽刺新法,苏轼当即承认不讳。

后来,御史台还找到了苏轼痛斥“新进”的《和韵答黄庭坚二首》和批评“生事”的《汤村开运河,雨中督役》这些诗。前者还跟黄庭坚“轻骂总相宜”的合作有关,后者则是寄给好友王诜的。对此,苏轼辩称:前四句是用来讽刺小人轻视君子,跟莨莠蔓延嘉稻之类的。后面则是表达君子和小人各自的时机,就像夏天蚊子较多,冬天它们就几乎看不到了。

听说黄庭坚有点像蚊子和苦李,养在深闺,没什么用处。他还引用了《诗经》的一句话:“忧心悄悄,愠于群小。”不是在讽刺现在用人不当么?至于《汤村开运河,雨中督役》这首诗,苏轼也承认了。他说自己确实对盐官在汤村一带开运盐河很不满。“因为农田没修好,盐河也会妨碍农事。”他还说:“河中间还有很多涌沙,开河不顺畅,白白让农民受苦!”他甚至让人想起鸭子和猪一样,在泥地里辛苦劳动。

 

  • 共2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