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佛教造像的神秘艺术

随着佛教艺术品市场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和加入。对于国内收藏家来说,他们熟悉明永宣、清宫廷等风格,但对佛教艺术品的类型并不熟悉特定时代的雕像。 人们对此知之甚少,但元代的佛教艺术却在其中。

事实上,藏传佛教对汉传佛教产生大规模的影响是在元朝时期。 很多时候,两个民族在交往和接触的过程中,两种文化的辐射和借鉴是互动的、双向的。 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的交流、对话、沟通就是最好的证明。

藏传佛教是在雪域高原的特定环境中诞生的。 它是一种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宗教信仰。 它融合了原始的西藏崇拜和来自印度和中原的佛教思想。 它也深受印度教信仰的影响。 影响。 自公元1247年蒙古王子阔端与萨迦派僧人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在凉州会面以来,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成为我国多民族、多文化大家庭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藏传佛教信仰得到蒙古王室的承认和支持,成为元帝国的国教。 萨迦派坤氏历代掌门或弟子,一直继承皇师称号。 作为皇帝的最高宗教顾问,他领导着世界佛教。 他赐皇帝“皇帝以下,一人之上”的称号。 可以说,他掌握着整个政府的权力。 一位非常人性化的部长。 元代可以说是藏传佛教的鼎盛时期。

元朝文化与艺术_元朝艺术文化特色_元朝的艺术

1946年以前发行的中国古塔明信片。北京妙应寺白塔

据元代熊孟祥《辨津》记载,在当时被称为首都的北京,皇帝们出于对皇宫的追求,花费巨资修建了许多大型皇家藏传佛教寺庙。个人信仰作为已故皇帝的“纪念地”。 “原始寺庙”,如大成化普清寺、南两河寺、青塔寺、黑塔寺、高梁河寺、大承天护圣寺、大圣寿万安寺等,以及通向长城居庸关的一座浮雕精美的渡塔建在首都的主干道上。 但到了元末,大多受自然灾害和战乱影响,大多化为瓦砾和灰尘。 至今仅存金碧辉煌的大圣寿万安寺白塔和居庸关街塔。

元朝的艺术_元朝文化与艺术_元朝艺术文化特色

妙应寺,俗称白塔寺,位于中国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内大街171号。 寺内建于元代的白塔是中国现存最古老、最大的喇嘛塔。

元朝的艺术_元朝艺术文化特色_元朝文化与艺术

1946年以前发行的中国古塔明信片。居庸关云台,北京

元朝艺术文化特色_元朝文化与艺术_元朝的艺术

1946年以前发行的中国古塔明信片 北京元代喇嘛塔

元代佛教艺术的北京风格是藏传佛教传入大都市后在北京地区形成的藏族雕塑风格。 为了表示对藏传佛教的尊重,适应藏传佛教在京师发展的需要,元朝特意在皇宫内设立了“梵天造像升降司”,负责塑造藏传佛教造像。 当时尼泊尔著名艺术大师阿尼戈及其弟子阿尼戈等人曾在该机构工作。 阿尼戈及其弟子忠实地沿袭了尼泊尔佛教造像的艺术风格和技法,为当时大多数首都和寺庙创作了大量的佛教造像。 他们受到朝野的高度赞扬,被当时的人们称为“西方的梵天”。

虽然我们今天无法确定阿尼哥及其弟子的造像,但北京故宫博物院捐赠的两尊内地人制作的金铜佛像以及云台关洞和居庸关关门的造像,北京昌平。 纵观浮雕佛像,其艺术风格和特点十分明显。 其主要风格是典型的尼泊尔风格,强调肩膀和躯干的坚强美。 它还吸收了非常明显的中国审美因素和表现手法,例如雕像相对宽而平坦的脸、直视的眼睛等。

元朝的艺术_元朝文化与艺术_元朝艺术文化特色

北京匡世春拍卖13至14世纪释迦牟尼像402.5万元

眼前这尊加冕的释迦牟尼有着浓郁的尼泊尔风格,同时吸收了非常明显的中国审美因素和表现手法,强烈让人联想到这类阿尼戈风格的作品。 雕像头部与躯干比例和谐,刚中带柔。 脸型比较宽而扁平,逐渐从尼泊尔时期的男孩脸转变为汉族脸。 体态匀称,四肢、肩部、胸部强调力量之美。 强大的内在力量通过轻薄透明的袈裟展现得淋漓尽致,体现了元代造像的时尚。 相比之下,手指纤细、柔软、灵巧。 袈裟图案简洁,线条流畅,如行云流水,与座前自然精致的褶子相得益彰,犹如悬垂的瀑布。

从上述来看,该人物不仅肌肉发达的躯干与居庸关、飞来峰造像风格一致,而且面部轮廓、五官也几乎一模一样。 从掉落的鎏金可以看出,铜是由尼泊尔工匠在内陆冶炼的。 白铜与明代永乐、宣德年间造像一脉相承。 整件作品鎏金光亮,用料考究,工艺精湛。 它很高而且隐藏得很好。 它集汉、藏、佛教艺术于一体。 是佛教艺术成熟阶段的代表作。 它也是汉、藏、中尼文化交流的象征。 传统友谊的重要历史见证。

你家里有古董,手里有宝物。 你想知道年龄吗? 想了解当前的市场价格吗? 想快速出售您的房产却找不到合适的买家?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请添加微信公众号chen15800464526(号码为电话、微信、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