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贸易词市舶斡脱和官本船漫谈元代海洋文化

中国古代社会进入元朝、宋朝发展海外贸易的势头并没有停止。 海上对外贸易迎来鼎盛时期。 与唐宋相比,元代海外贸易范围进一步扩大,贸易规模增大,贸易形式更加多元化。

同时,元政府十分重视海上对外贸易,其对海外贸易的管理比前朝更加制度化、正规化。 元代制定的法律内容丰富,体例严谨,堪称中国古代对外贸易法律的典范。 由此,元朝成为我国海洋发展历史上的重要时期。 14世纪中国浓厚的重商主义与同时期欧洲地中海沿岸的商业精神相得益彰,更是如此。

与前朝的农耕文化不同,元朝统治者沿袭了蒙古族传统的游牧习惯,懂得商品交换的重要性,非常重视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 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特别注重招揽各族工匠,组织发展手工业生产,取得了许多令人瞩目的成就:以青花瓷为代表的景德镇瓷器畅销国内外;以青花瓷为代表的景德镇瓷器畅销国内外; 棉纺织品出现并迅速传播; 木制活字印刷和轮式排版的使用促进了印刷术的发展; 此外,还有太阳盐法、白糖精制、蒸馏酒等技术的开发和推广。

元朝的军事_元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元朝军事与战争

元代港口贸易地图

因此,当时中国的出口商品中,只有纺织品有丝、缎、绫、罗、绸等,瓷器有青瓷、白瓷、青花瓷等,销往国内外。 在农业和手工业恢复和发展的基础上,元代商品流通活跃。 元朝政府实施了一系列保护和鼓励商业发展的法律和政策,如减少营业税、保护商人的人身财产安全等。 由此,农产品、手工业产品的交流十分发达。

每个城市都形成了专门的商圈,商铺林立,分工细致。 手工业的发展也促进了雇佣劳动的大规模出现。 富人贡献财富,穷人贡献努力,是当时的普遍现象。 同时,作为交换基础的元朝宝钞,是元朝政府发行的国家货币,也可以用于国际贸易,影响东南亚、波斯,甚至欧洲。 元朝横跨欧亚的统一帝国形成后,统治者非常重视从全球的角度认识自己。 他们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秉持对外开放意识,积极频繁地与其他国家交往。 的外汇。

元朝军事与战争_元朝的军事_元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元代宝钞

一、元代海上对外贸易的主体

元朝统治者从一开始就清楚地认识到,什海作为中央财政的重要来源,理应受到足够的重视和管理。

忽必烈多次命中央官员派使者出使外国,“招揽”奇珍异宝。 元代以后的历代皇帝也大多奉行自由贸易的海上对外贸易管理政策,制定了比前朝更为完善的市政船舶法律法规。 其中,《市政船舶处罚条例》就是典范。 此法于延佑元年补充修改。 这就是《运费规则》,规定更加明确和具体。

元朝中央政府一直致力于有效控制海外贸易,因此其官方海上对外贸易主体非常有特色,分为使臣、中介、官船三种类型:元朝国力强盛,朝廷除了加强对贡品贸易的管理外,还经常派使者出国采购奇珍异宝。 整个元代,中央政府派遣使节出使海外各国,甚至远至非洲,这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是罕见的。 元朝法律详细规定了使节出海进行对外贸易的法定程序:使节受皇帝圣旨、佩带符箓、配备特制驿马; 出海港口当地政府必须提供船只并支付使节航行期间的伙食和工资; 大臣的法定职责是为王室收集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

元朝军事与战争_元朝的军事_元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元代船舶

元代斡旋商人中,戴冠全是专门为政府进行海上对外贸易的商人。 作为蒙古王室的皇家商人,他们经常在西域做生意。 他们与普通的海上商人不同,享有各种特权。 它们是官方海上贸易的特殊法律主体。 艾托商人打着与政府做生意的幌子,贩运违禁物品,赚取超额利润,中饱私囊。

官船作为海外贸易的主体,是元代官方海外贸易的一大创举。 海上对外贸易由政府垄断,实行政企合资模式。 其中,船舶和资金由政府提供,政府挑选商人经营,出海利润为70至30。

同时,为了保证官船法的顺利实施,元政府实行海禁,禁止私人海上贸易。 但官方对海外贸易的垄断显然是行不通的。 不仅富商非法做生意,普通的海商甚至私自出海进行贸易。 如果无法消除,朝廷也只能视而不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城市航运条例法》颁布,其中包含许多规范私人海上对外贸易的规定,从而从法律上肯定了私人在海外贸易中的法律地位。

然而,元政府的海外贸易管理法规却反复无常。 20年来,海上对外贸易三开三禁。 但无论法律如何规定,境外贸易的主体仍然是私人。 对于私人海上对外贸易的主体,中国共产党作出了以下规定:(一)排除海上对外贸易权势家族的合法主体。 (二)因公出国的官员、军人或平民,如借机出海办理业务,回国时需向市航运部门纳税。 若私藏,将被罚为船,货物将被没收。 (3)僧人、道士、基督教徒、伊斯兰教教士等可以载带俗人出海进行贸易,但也必须扣分,违者将受到船只惩罚。 (四)允许所有外商在中国进行贸易,但应当严格遵守中国海商法的规定。

元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元朝的军事_元朝军事与战争

《市场法则》

2.海事外贸船舶管理及税收

元代商船出海必须持有市船务部门颁发的官方证书(大型船舶)和官方证书(小型船舶)。 官方证明、官方证明必须含有合法内容并加盖海关盖章才可以放行。 同时,它们也不是简单的许可证,要求商家在境外采购商品时一一记录,作为回国后提取积分的依据。

出海船舶聘用的海员必须经海事部门注册并相互保证。 法律规定船商申请公证书、官方证书时必须有船舶担保人作为担保。 此时,掌船人作为中国古代传统贸易中的第三方公证人,开始负责估价船员人数、船舶大小、所购货物等。 货物的责任和去向,是我国早期进出口商检的雏形。

《元史》记载:各城船司各船商,冬涝北风吹时,向船商所在船司报告,请求总书记衙门颁发官方证明和证书,并依赖以前的支付方式,按照旧的海关预防系统。 大船请公检,小柴船请公证。

至于关税,元朝所有海外贸易货物都必须“拉”。 进口税、出口税、船税、转口税等构成了元朝完整的市场船税制度。 市航运局在管理进口货物税收的同时,还负责沿海贸易。 元初,国内外货物的税率相同。 这是因为元朝政府意识到有必要进行国家干预,以防止国内商品大量低价外流,增加进口商品的数量。

国内货物与藏货分开征税制度,充分体现了元朝航运税制的经济杠杆作用,对于调整进出口货物的价格和比例具有重要意义。

石波斯遗址

为了避免被驱逐出境,官员和商人经常在途中隐藏货物或转移和出售货物。 为了加强管理,严厉打击走私,元朝政府对使节、民间商人、外商的出入境作出了相应的法律规定。 还细化了对市政府官员徇私舞弊、玩忽职守的相关法律责任:市政府除航运官员外,与本市航运业务无关的官员要派员监督检查。审查。 不得害官害民,现任政府有权有势的人物不得以他人名义购买。 市航运部门官员故意让商船不往原始发港的,给予鞭刑五十七下,并撤销职务。 同时,相关船商、船东、首席执行官、大副、消防队长也将各获一根手杖。 白栖霞等。

3. 执法机构多元化

鉴于元代海上对外贸易区分为官营、官商合营、私营等多种模式,其管理机构也具有独特的设置,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但官方对海外贸易的垄断非常强。

与历代一样,朝贡贸易的中央管理机构是会同阁。 外国朝贡使节抵华时,市航运部门会同地方官员按外交礼仪接待。 贡品分类登记后,通过各驿站经官道运往元代大都。

元朝的军事_元朝军事与战争_元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致敬杂志》

使节到京后,会同关官员沿袭上代旧制,负责记录朝贡使节所属国家的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又组织了一个对使节贸易的管理机构。 ,中书省。 元朝官方海外朝贡贸易使节均由中书省派遣,其他相关政府机构不得干涉。

《元史》记载:会通阁位列四品。 他带着同伴介绍了上朝的蛮族官员。 始建于至元十三年。 就让它过去二十五年吧。 二十九年重设。 元贞元年,任礼部尚书、领事尚书,故为定制。

元朝设立了专门管理官商的管理机构——奥托商。 中央层面的相关管理机构称为良商总局办公室,主要负责良商催收本金和利润,同时发行官方债务。 地方管理机构“斡旋”的职责扩大到整个海上对外贸易,但其主要职责仍然是管理公司的斡旋资金。 其次,元朝的船司制度沿袭宋制。 作为管理海上对外贸易的专门机构,招募船商开展贸易。 当时元朝最多有七个市航运司,但也有盛有衰。 最终只剩下泉州、清远、广州三个办事处。

元代泉州港

海船司主要负责海上对外贸易的管理,比如开采等。海船司获得的货物中,贵重的货物需要上交给中央,运到元大渡去办理。朝廷享用; 货物可以在各个港口销售。 除珍贵、精美的部分需要上交中央外,各市航运部门征购的船货必须在每年年底前护送至杭州兴泉府部门仓库。估价和拍卖年份。 市航运官员的主要职责是检查进出的商船。 每年船舶回程期间,市航运部门都要提前派员到提取区等待船舶到达并阻拦检查,防止官员和市民欺骗、逃避提取。

4。结论

元代政府在海外贸易法律实施中的作用更加明显,集权性更加突出。 元朝统治者自建国以来加强了对海上对外贸易的控制和管理,投入巨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大规模推动官营海外贸易。 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海外贸易的发展,但毫无疑问,也制约了海外贸易的发展。 对海上对外贸易的过度垄断,使得元朝的海外贸易管理呈现出复杂的局面。

元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元朝军事与战争_元朝的军事

忽必烈开辟全球贸易

同时,在行政机构设置上,政府的主导作用尤为突出。 元代,侍泊司、乌托所等行政机构不断变化,表现出极大的不稳定。 管理机构的设立是分阶段进行的,这使得元代海上对外贸易管理法的实施很容易出现矛盾和漏洞。 但积极的海外贸易法律体系最终带来了繁荣的中外交流。 海外贸易开辟的航线,成为中外使节和人民友好往来的道路,成为连接元朝与全世界的纽带。

海外贸易商船不仅运输国际贸易的货物,还运载着各国使节、商人、学者、传教士、旅行者等,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 其中,阿拉伯人带来了天文学和数学,波斯商人带回了医学和航海技术。 与此同时,中国的天文、数学、中医知识也传播到了外国。

作为中国海上对外贸易发展的鼎盛时期,元代海外贸易管理的法律制度较为系统和完善。 工业文明与海洋文明的紧密联系,预示着古代中国海上对外贸易新时代的到来。

参考:

《道义之略》

《元史》